4000 258 365
用户名:
密码:
忘记密码? 尚未注册?
邮箱地址:
密码:
确认密码:
手机:
单位:
注册

果农个人信息泄露 假警察转走百万元

作者:南方都市报(深圳) 发布时间:2016-09-12

2016年9月11日中午,天晴,湛江市遂溪县月城镇广前农场,蔗农郭广川独自一人蹲在茂密的甘蔗林里,不停地在土上划来划去算着,一吨甘蔗402元,一亩地产甘蔗5 .5吨,地租一吨半甘蔗抵,请人砍一吨要100元,还有蔗苗和肥料……

“这辈子不可能再赚到100万了。”郭广川喃喃自语,听到有脚步声回身抬起头,两眼直愣愣地看着来人,满脸的惊惶和绝望。13天前,他接到一个福建省福州市的座机来电后,接下来2天,他的多年积蓄外加临时借款一共9 8 .2万元被骗光;诈骗者给他的银行卡里,最后象征性地留下14元。

福州“警方”来电

8月29日下午3时多,手机铃声突响,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郭广川翻了个身,想不管电话,但铃声好像在和他比拼着耐性,继续不停地响动,吵得厌烦,他反手伸出,拿过放在床边桌子上的手机,按了接听键,电话里传来一个浑厚严厉的男声:“你是郭广川吗?我这里是福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,你有一张福州的工商银行卡,里面有赃款200万,怎么回事?”

还在迷糊中的郭广川立时吓醒,他对电话中自称是福州市刑警大队队长的唐建军说,自己是个农民,从来没有去过福州,连福州市在哪个地方还搞不清楚,更不可能在福州市办一张银行卡。对方安慰他说,可能是他的身份证被歹徒盗用。除了那张工商银行卡外,他的身份证还在当地办了37张假信用卡,这些信用卡在寄往香港时,被福州安检站截获。

接下来,唐建军又用严厉的口气对郭广川称,目前暂时没有证据证明200万赃款和37张假信用卡与他无关,他是重要嫌疑人,福州公安必须冻结他名下的所有银行账户,并对他采取羁押37天的强制措施。无妄之灾骤然降临,被吓住的郭广川连声叫冤,恳求对方通融。唐建军又转而好心地说,他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,接受优先资金清查。

“二级保密案件”

抓住一根“救命稻草”,郭广川电话中忙不迭地感谢。接着,唐建军让郭向他的领导———所谓的“福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犯罪调查科科长”林庆东申请优先资金清查。10分钟后,另外一个威严的声音传过来,问郭是不是要申请优先资金清查,郭说是。电话那头的林庆东称,优先资金清查必须要得到福州市检察院的批准,他先去问下检察院,如果检察院批准的话,会下发一张批准书。说完,林庆东便挂了电话。

随后,郭广川主动与唐建军沟通,双方加了微信。唐建军微信的头像是一枚国徽,里面少得可怜的内容也大多数是一些和公安办案相关的转帖,这些都让郭广川进一步坚信,必须依靠对方,帮助自己渡过莫名难关。在微信聊天中,他亲切地改称唐建军为“唐哥”。

当天下午,唐建军用微信给郭广川传来一张盖有“福州市检察院公章”的公文,上面称,郭广川涉及的案件是检察院“二级保密案件”,如谁泄密,轻则判刑5至10年,重则10年以上直至无期徒刑。上面并称,同意郭广川的优先资金清查申请;但郭每天必须通过电话,早晚9时准时向福州市公安做“安全汇报”。他的对接“警察”即是唐建军。

资产接受“清查”

8月29日晚,和唐建军做完所谓的“安全汇报”后,郭广川一夜没睡好,躺在床上唉声叹气,想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,他没敢将事情向任何人透露,包括自己的老婆。第二天上午,林庆东再次给他打来电话,详细询问他家的银行存款情况,并称,资金清查黄金时间是72小时内,要他立即在当地办一张工商银行卡,然后将家中所有的钱,全部转入这张银行卡内。郭广川不疑有诈,随即赶到遂溪县城,于当日下午2时30分左右,办了一张工商银行卡,并按照吩咐,开了手机银行、网上银行以及买了电子密码器,接着又先后将家里的全部存款93万多元,转了进去。

郭广川刚存完款,林庆东的电话紧跟着打了进来,让他拿出电子密码器并激活,随后给了他4组12位的数字,要他先后输入电子密码器内。郭每输入其中一组,得到另外一个6位数字的密码,然后被要求告诉对方,如此反复4次。

当日,从工商银行开卡到农业银行转存,再完成林庆东要求的电子密码器既定动作,郭共花费不到4个小时。在此过程中,林庆东频繁致电郭广川,平时少到银行的郭广川被催逼得急后,又频繁致电唐建军寻求帮忙。根据三方在电信部门留下的通话记录,当日下午三方通话达到13个,其中通话最长的一次长达32分20秒。

存款被转仍不信

今年38岁的郭广川中专毕业,在外打工几年不顺后,2007年回到老家广东遂溪县月城镇,顶替父母,成为广前农场的职工,他承包了农场七十多亩土地,种植甘蔗等经济作物,每天辛勤劳作,在2009到2013年这几年甘蔗价格好的年份,赚到了六七十万元,外加老婆在外打工挣的钱,夫妇俩在银行存下九十多万元。

近几年,全国糖价降低,粤西一带的糖厂纷纷倒闭或关停减产,顺带影响到甘蔗的买卖价格,郭广川的农场收入也大幅减少,便清走所有临时工,独自一人在距离遂溪县城30多公里的农场,每天面对承包的七十多亩地忙来忙去,鲜少与外界来往。

9月1日,在连续被要求转了全部存款进入新开的工商银行卡后,林庆东继续要求郭广川转钱进工商银行卡内,已没有存款的郭转而向亲戚朋友借钱,并将借到的4 .5万元存入工商银行卡内,然后再依照林的指示,操作电子密码器。一位亲戚将他的异常举动告诉了他在外面打工的妻子,他妻子让郭广川的母亲去查看家中的存折存款,发现所有钱全部不见。

当地警方立案侦查

“看到上百万的钱被转走了,他看起来还很淡定,一点都不慌的样子。”沈海隆说起那晚姐夫郭广川的诡异言行,至今仍感到震惊。沈海隆说,不管他怎么反复询问,郭广川要么不理,要么说这件事很复杂,他不能说。他逼着姐夫就近到遂溪县城一个派出所报案后,郭广川才开始有点相信。

“打林庆东的电话,通了没人接。”当晚,郭广川熬到天亮,再打对方电话,还是不接;转而致电唐建军的办公电话,仍然没人接听;微信找唐建军,发现已经被拉黑。郭广川这时才真的慌了。当天下午,他赶到遂溪县前进派出所,再次向警方报案。前进派出所警察对郭提供的工商银行卡进行内部查寻,发现刚转进去不到2天的98.2万元钱,分别于8月30日和9月1日,被分成7次,前后转入7个异地陌生账户。9月2日,遂溪县公安局以电信诈骗案,对郭广川的遭遇进行立案侦查。9月8日,在前进派出所,一位值班民警对郭广川说,派出所技术力量有限,只知道他的钱已被转往遂溪县以外的几个银行账户。目前,这个案子将转往遂溪县刑警大队侦查。

南都记者见到了神形憔悴的郭广川,现在他每天把自己关在农场内。令他愤怒的是,诈骗分子的2个电话竟然还在使用,他用手机打过去,对方一概不接,用别人的电话打通,但说不上两句很快被挂掉。郭广川说,他已将这一情况告诉了民警。

对话

感到害怕,不敢告诉任何人

记者:接到骗子的电话,为什么没有怀疑?

郭广川:他知道我的手机号码,身份证号,还知道我住在哪里,这么多信息他都知道,我就没往别处想。

记者:要对你存款进行资金清查,你也没想过和老婆商量一下?

郭广川:那时我已经怕了,看了唐建军发给我的那张“福州市检察院批准书”,我很害怕,上面说泄露案件信息至少要坐5年牢。

记者:在微信里,我看到你还叫他“唐哥”。

郭广川:几天的通话,我感觉他是个不错的“警官”,还想他能帮我,没想到他是个骗子(愤怒)。

记者:平时没听说过有电信诈骗这回事吗?

郭广川:我一个人在农场,每天不是在地里拔草,就是在地里施肥;偶尔晚上有空出去,也是和朋友喝点酒唱下歌,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事情。

记者:微信上没有看过电信诈骗方面的事情吗?

郭广川:我微信都是一些转帖,或发些孩子、老婆的照片,很少看新闻。

记者:被骗了这么多钱,里面也有你老婆辛辛苦苦打工挣的吧?

郭广川:是,她现在要和我离婚了。


分享到:
北京安华金和科技有限公司 ©2015 版权所有 ICP备100539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569号